奇幻题材的影片其实并没有担负起探讨社会问题的责任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

我是英剧脑残粉,这我不能假设我不说大家也知道,所以提前说一声。

已经好久没有写过评论了。这篇东西本来是写来自娱的,现在放在这里备个份。微剧透,也不排除透了别的剧,这点也需要提前说一声。

近年来吸血鬼电影和电视剧并不少,从《暮光之城》《吸血鬼日记》到《真爱如血》,各种各样吸血鬼和人类的故事(以及莫名其妙加入各种异族),其间大家各有喜好。《暮光》和《日记》我不熟,前者只以爆米花的态度看到第三部,后者在第一季第三集果断弃剧,所以大概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希望哪位好心人做个剪接版把所有“dear
diary”之类的废话狗血情节给过滤掉,没准可以接着看。《真爱》讲的是吸血鬼融入主流的故事,故事开始于新奥尔良的良辰镇(Bon
Temp),涉及各种题材(谋杀案,宗教狂热,种族歧视,权力斗争),主题还算严肃。在我看来,《刀锋战士》和《黑夜传说》应该算是上个时代的产物,它们只能是动作片,而《暮光》《日记》则是爱情片(鉴于不熟,如有错误恳请指出)。而《真爱》和《我欲为人》,尽管涉及大量爱情甚至性爱桥段,它们试图探索的是更深更广的社会问题。奇幻题材的影片其实并没有担负起探讨社会问题的责任,而对于一般不看虚构类文学影视的人来说这样的尝试或许过于幼稚,但我认为这样的片子对沉溺于虚构世界中的青少年重新用认真的目光打量这个社会似乎是有帮助的。

借用《守夜人》系列里面关于“光明”和“黑暗”方的观点:光明的一方,如同超人、美少女战士,他们打出的旗号是正义和善良、不计一切代价要消灭邪恶,拯救人类;而黑暗的一方,如同我们喜欢想吸血鬼,或者《蝙蝠侠》里面的小丑,虽然在“正义”的一方的片面描述下是总盘算着搞破坏,但他们追求的核心价值是“自由”,他们讨厌假惺惺的教条。我们看到哈利波特里面的格兰芬多vs斯莱特林,也属于这样的例子。“黑暗”的存在清醒了我们发热的头脑,告诉我们其实不一定要勉强自己去满足他人的期待,也并不是所有社会、所有城市都应得一位超级英雄。许多吸血鬼的经典形象,正是因为突破了“生而为人的限制”,达到了“超脱”的境界,实现了“自由”,才如此的令人向往。

他们可以生活在不止一个年代。他们有永生的青春。他们杀戮,而不必受到惩罚。他们刀枪不入,即便受伤也能迅速愈合。他们可以惩恶扬善,充当超级英雄;他们也可以轻易得到爱情。在我们眼中,吸血鬼就是这么桀骜不驯,仅仅为了煽情的缘故,或者为了保留一份多愁善感,多数创作者都会为他们添加一道自由的阻遏:好比说阳光,好比说进入房子的邀请,好比说对血液的依赖——但是,这些限制比起他们得到的自由都算不得什么。

难道我们不是因为这些而爱上吸血鬼的吗?

然而在社会中游戏规则从来不是这样的。伴随着成长,我们必须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彼得·帕克他叔叔的遗言——力量越大,责任越大——正是一个很好的警示。然而我们在众多的吸血鬼题材影视当中,总是只能看到“自由”,即使是“责任”,我们看到的也只是逞英雄。西丽妮和刀锋都喜欢单枪匹马大显身手。贝拉和爱德华不顾一切,好像全世界的存在都是为了成全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放在良辰镇的吸血鬼们面前的总是个人的选择,充满了大美利坚精神。然后,我从布里斯托尔的Mitchell眼睛里,看到了一些无奈。

在政治的妥协当中,他不断作出自己认为非常错误却不得不做的选择。从一开始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斋戒”的吸血鬼,和平主义者,到被迫对族人下手、被迫欺骗大家、又在斋戒期间杀死了逼他杀人的警察局局长。在这里,吸血鬼还是那个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莱斯特吗?当一切涉及到政治,没有人可以无辜。

与美剧相比,英剧出了名的小成本,小制作,剧集少,对话多。我非常喜欢《我欲为人》剧情里面穿插的小探讨。时不时你会发现眼前一亮。对于美剧来说,这样眼前一亮的题材不扩展成一季实在是浪费,但英剧就喜欢这么浪费。在《我欲为人》第二季第二集中,Ivan说了一段有意思的话。
Quote:

Ivan: Today it’s Carl, tomorrow it’s someone else. It’s like I said,
you’re sliding into chaos and there’s no safety net now. They’ve been in
hiding since Herrick died but they’re gonna get hungry soon and you’re
going to be waking up to headlines about vampires.
Mitchell: I’ve been thinking. If we did declare ourselves—not the way
Herrick wanted. But if we could just stop hiding.
Ivan: What, are you imagining some kind of peaceful coexistence? It
would be chaos! Worldwide panic. Good news for religion, mind you.
Especially Christianity. It’d be standing room only in the churches all
of a sudden. And as soon as they knew about vampires they’d know about
werewolves, they’d know about ghosts. They’d be next. And when humanity
had finally finished with us it would turn in on itself. First the other
religions—massively in the minority now. Then the homosexuals, the
disabled. Do you want to know what the future looks like? Enforced
worship in churches a mile high. And every country surrounded by a coral
reef of bones. {pause} But fuck it, maybe it should happen. There’s
nothing on TV at the moment.
当吸血鬼的存在公之于众,教堂会伺机争取话语权。他们会消灭吸血鬼,进而驱逐其他少数族裔,进而排挤人类当中的异己(同性恋,残疾人,不信神者),直到最后除了教廷获得无上权力,谁也不会有好过。

而这一季当中的神父,以上帝之名,满口“邪恶”“基因”“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有时候我觉得他这么想非常正确,确实,处在神父的位置,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出于肩负的责任,无可厚非。《真爱如血》的第二季同样探讨宗教狂热,然而《真爱》中的牧师更像一个小丑(而且后来变成吸血鬼了,这才讽刺),那种情况下我们很难处在牧师的角度思考问题——或许他们才是对的呢?或许吸血鬼就活该被歼灭呢?或许这一切在中世纪就应当完成了呢。

不过,《真爱如血》中的吸血鬼融入主流计划是在大美利坚特有的民主制度底下的产物,通过商业资助等各种手段“采购”政治话语权,通过商品经济广告轰炸来控制人类对吸血鬼的敌意。或许这也是大西洋两岸关注点差异的体现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