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正是这般一仍其旧的关心着人类的气数

     清晨醒来,MP3还在顽强的唱着。是这首傲慢的上校。是朴式的说唱英文,伸缩强悍的管弦,紧接着就是他的声音。
      眼泪,残忍,我感到现实是怎样把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对这未知的未来充满了疑惑。我们可以依稀辨别是他吐字清晰也铿锵的唱词,仿佛就是命运的凌厉。他在许多歌里面都提到命运,《旅途》,《活着》,等等。他就是这样一如既往的关心着人类的命运。关于什么是歌手,中国当代乐坛是侮辱了这个称号。
     古希腊时代的歌者,就是吟游诗人,伟大的史诗诗人荷马,就是游历在小亚细亚的歌者。关心英雄的故事,历史的演变,命运的冲撞,用自己的歌声和说唱,为人们讲述一段传奇。
     而现在的中国,或者,现在的世界,说到歌手,许多人都会首先想到那些活跃在舞台上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唱歌者。当然他们当中不乏灵魂的诉说者,而更多受到追捧的,却又是那些玩弄小技巧的SINGER。歌坛。是的,有这么一个地方是他们的领域。作为艺术的一个部分,在现今社会虽然有多数人接受,但人们的认识里面它是低于“音乐”的,即传统的没有唱词而只有旋律的乐音形式。因为阳春白雪曲高和寡,音乐艺术总是极少数精英分子的享受形式。而歌坛,呵,这个极为活跃的地方,是用最原始的语言来传达自己的思想——如果,它还有思想的话。这是我们还可以藉由它来为“歌手”证明的唯一证据。语言,作为人之为人的上帝赋予的权利,传递的是人类的本质。关心人的本质,人的发展历史,诗人诞生。他们在人类的童年时期担当了智者,担当了预言者的角色。
     诗歌,不是纯粹记录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反应可能发生的事情。史诗。是的,我们想起史诗了。想起奥德赛和伊利亚特。荷马用千行语言符号来记录来预言,这是最伟大的诗歌,他因之成为诗人的诗人,最伟大的歌者。
    最初,诗人和歌者是合而为一的。
    最好的歌者一定是最好的诗人。
    他们歌唱命运和历史,暗示未来和人性。
    歌者的使命不应该被大众化,它应该是不为大众所容的。所以歌者往往被边缘化,这就是为什么“歌坛”与歌者不相容的原因。歌坛是大众的神台,它排斥那些预言命运的智者,站在一个居高临下的地方,给大众以威胁。大众不喜欢这样的高傲者,尽管这高傲智者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人们不需要别人来告诉自己怎么做,他们只需要entertain
themselves.
    这就是“歌坛”的堕落。这就是歌舞升平,爱恨情仇充斥着人们的听觉细胞,绷紧了娱乐的神经。
   歌者,其实就是那个傲慢的上校。我们应该如此:看清楚命运来去的方向,也给命运的预言者——高傲着,歌者,留一个位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