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的确不是凶手么

游戏的最后,我怀疑,凶手是我。

这件事说出来有点蠢,但是我并不是来这里和大家剖析我是如何失智的心路历程的,我想说:怀疑自己是凶手这件事,真的并不奇怪。因为真实的游戏比我本来所想象的,精彩很多。

当我阅读剧情的时候,我理解了乔振宇为什么会问:有没有可能我杀了人但是我不知道(以及本季的张若昀说:我来杀你,你为什么不在!)。

因为我也是。虽然当时看节目的时候我拍着桌子狂笑,但是当我阅读我自己的剧本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想的。
每一个人在游戏开始之前都会拿到一份双面打印页数多到可以翻飞的个人支线全部剧情,讲述着每一个杀人犯或者嫌疑犯背后的各种完全按照名侦探柯南发展规律的令人心酸的过往经历。
看着属于我自己的角色的这份剧本,我不知道别人的剧本是不是这样,但是我在看到谜底之前的每一页都觉得——看来我就是凶手吧,没错了人就是我杀的,要如何掩盖自己杀人犯的身份呢?为什么没写我的杀人过程?我真的不是凶手么?!骗人的吧!

当我现场搜证的时候,我感受到了鬼鬼为什么会拆墙打洞现场拆迁赤脚斗魂满地乱跑了。

因为我也是。看着节目的时候我也是对鬼鬼的胡乱破坏现场歪过嘴的人,但是到了现在我也这样干了。大家也都是洗了头画着妆来的人,进入现场2分钟,每一个!每一个玩家都在地上摸打滚爬,上梁揭瓦,下地开洞,把所有的柜子打开!把所有的家具抬起来!把所有的垫子都拆开!把所有的纸片拿出来看一遍!
现在想起来白居易说的: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讲的大概就是唐玄宗和杨贵妃玩密室游戏的故事(误)。能拎着裙子看一个场,但是到第二个场基本上都坐地下了,尔康手(现场是尔康音)出来说时间还有最后五分钟的时候我是跪着的,说时间结束的时候我真的觉得WHAAAAT!!!我都干了什么?!

当我推理审问的时候,我顿悟到了小白无数次背锅侠的屈辱感和无力感,那是一种欲辨已无言。

因为我也是。虽然小白每次咬笼子的时候我都笑了,但是现场要是给我一个笼子我也想咬。
没错我就是那天的背锅侠,在搜证的环节你是非常能够感受到来自编剧的恶意的,虽然他们强调的是一切现场见,但是看不见的手把控着全场的节奏。
虽然导演和编剧并不能够直接控制玩家发现什么样的证据,又在什么时点发现证据,但是他们可以完全通过证据的隐藏程度,以及发现证据的难度来调节游戏的进程,暗示证据的重要程度甚至影响和动摇玩家的想法——事实上他们也是这样干的。
当对你的不利证据遍布全场,又横跨时空,还隐藏很深或者没有很深但是不幸在第一轮被找到,那么等待你的就是即使是在现场也能感受到的特效字幕——背——锅——侠!你是清白的,但是他们确实也没找到别人的证据,那一刻,简直想要祭出小学英语第一册:I
‘m FINE,THANKYOU!

当我最终投票的时候,我意识到了撒贝宁的狗头困境的点在于哪里,这不是一个用常识能推理的游戏,关键始终在于证据,而你们,没找到。

因为我也是。你翻了一切的角落,你看了找到的证据,你反复播放那些录音和视频的声音,你简直想在舞台中央来一曲旅行的意义(陈绮贞),但你就是找不到最终证据(我试唱过,能合上拍)。
气不气,而且你还得就着这堆大概能把你的思路拐偏到西伯利亚吹吹凉爽的北风的证据和发现,做出你最严谨最深刻最完整——也是最后会被一张张截图截下来拍在你脸上的最终结da论lian。
你也不想的,但是正如所有的游戏走到最后这一步,强势推理,硬汉流派——的蒙一个。最后一轮的时刻比第一轮的时候,更迷茫,你好像知道了很多,但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你只知道你根本啥都不知道,但是你一定得给自己鼓气,因为除了凶手大家也都啥都不知道。

那天结束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像一只快要炸裂的青蛙气球——还是一只需要:

敬请期待播放内容!才能安然放弃(划掉)气的气球。真的好气哦!

——我真的很气延迟播这件事,因为我玩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凶手是谁。

——以及,我有张夏天的自拍,两个月了,不能发。

——又及。其实本文还有下半截,但是我得周日才能发。

————–这里是虽然很尴尬但是我要正经起来了,最后我不能理解何炅他怎么成为金条王的我想不通的分割线————–

明星大侦探在之前的故事和想必之后的故事中,都或者任然会继续借鉴和致敬非常多的推理界的著名推理小说,甚至在第二季的阶段中挖掘具体有哪些推理小说的桥段也成为了非常有趣的幕后小游戏——毕竟第二季的编剧之一是写《世界推理小说简史》的诸盟老师。

但明星大侦探,甚至包括原版的犯罪现场最本质的游戏规则,其实应该是出师于《毒巧克力命案》,它们的基本构架和游戏规则可以说是一样的:6位嫌犯+1位死者的人物构成,而由6位嫌犯每一个人按照自己的视角以及发现进行推理得出最终的南辕北辙的结论;甚至可以说连观众和读者的体验感受的镜头感也是一致的,都是由嫌犯的视角和动态去发现和得取所谓的线索,再根据所有的线索得出最终自己的观点和判断;而最重要的是,《明星大侦探》与《毒巧克力命案》一样,他并不完全是一个推理向的。

多重解答在逻辑推理中一般被视为逻辑推理的最高烧脑进阶,但是毒巧克力命案却一直因为他的逻辑推理而被称为反推理小说的经典,而非推理小说:

真相只有一个的时候是推理小说,而在不完全举证不全面推理不完整分析的时候,真相又怎么可能只有一个。而比反推理小说更反推理的是现实犯罪,现实犯罪的不完全可能性是比奎恩的挑战读者,更为不公平的推理游戏。

明星大侦探和犯罪现场恰恰好把他们的位置定位在了真实和虚拟之间(原版犯罪现场偏真实更多一点,明星大侦探就我参加的这集游戏的剧本我个人觉得还是有点偏梦幻,杀人比撒尿都快),保有现实推理的不确定性,也同样留有虚拟推理的梦想余地:真相只有一个。

所以无论从剧本还是设定还是游戏还是最后的观众而言,都是:

一场好梦,一切好说。

下面的内容涉及剧透,我已经尽到了警告的责任了。

大家好,我是何美男。

当导演组最后是说出【指认的凶手是,何美男】的那一刻,我是绝望的。

更绝望的是,导演组说想知道真凶是谁,请收看10月22日的明星大侦探。

大家好,我是何美男,他们指认我是凶手,但是我没有杀人,而且不知道谁杀了人,我打算在监狱里等节目播出。完。

太残忍太无情太无理取闹了这个节目。看在我几大千的机票的份上他们为我披露了更多的细节,但是因为时间线和所有的拍摄证据都不能够带出现场也不能够进行传播,我连自拍都憋着没有发,所以我现在仅仅以我时隔多周之后的回忆来为大家清理何美男的支线故事和我看到的游戏进程。

何美男的故事剧本非常简单,就是每一页都有一个巨大的杀人动机和直接的可以证明杀人动机的证据:

故事的第一页是我杀了死者他哥被长期要挟——有录音笔和视频。

故事的第二页是死者设计谋杀事件杀了我姐——有手机证据。

故事的第三页是我搬运死者的尸体把他藏匿——他身上有我的衣服纤维。

看完的那一刻我就深深的感受到了,什么叫万丈黑锅平地起,什么叫组织决定了这次的背锅侠就是你了。

关键是杀人的部分的时间线,我有30-40分钟的空白,这是一条虽然我在咖啡馆但是除了一张没有具体时间显示的自拍,没有在场人员可以证明的不在场证明。

而通过时间线的推断和整理,我惊恐的发现杀人的那段时间,其余的几个人用一种密集到具体分钟的时间线不断的在后台相逢和交错,至少可以互相佐证这一分钟他没有去杀人。

说好的大家都有杀人动机的呢?说好的机会人人有杀人是平等的呢?

我自己也觉得,假如人是我杀的,非常合情合理。但是这个游戏的关键从来不是情理,这个游戏的关键环节是搜证,只要能找到杀人手法和最后的凶器,一切迎刃而解。

换句话说就是只要没找到杀人手法和最后的凶器,你跪在凶案现场和坐在节目前唠嗑其实是一样一样的——所以这大概可能或许就是现实推理流派的概念吧,我最喜欢的黄金时代和摇椅推理在这方面并没有给我任何帮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姨妈的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